灰瓦片,小轩窗

作者:红山飞雪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1-04-21   阅读:

  
  
  1、灰瓦片
  
  灰瓦片,是最坚硬的泥土。
  和泥、脱坯、煅烧。泥土在窑里经烈火高温煅烧,沾染了满身烟火气息,褪去泥土的卑微,换上一种沧桑的青灰色,从里到外发生了质的蜕变,用手指轻轻一弹,发出金属般声响。从此,那些出自于地下的泥土,就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灰瓦片。
  离开泥土,离天空更近了。
  熏染着满身的人间烟火,从此高居房顶。无论山间僻壤,还是通衢旷野,我们都可以看见它的身影。灰瓦片,离泥土远了,离天空却近了。
  俯视着泥土上芸芸众生,草木枯荣,瓦片不喜不悲,不轻浮,不沉沦。
  或许,瓦片从未浅薄泥土的底蕴。坚硬,不缺乏温暖;独立,却从不孤独。
  一片一片青灰色的瓦,肩并着肩,手挽着手,整整齐齐覆盖在房顶。像一首饱含苍凉韵味的乐曲,吟唱在风里、雨里。风可以沿着瓦檐游走,轻轻的,用岁月的唇,吻着凉薄的檐,低吟、浅唱。那种哀婉音符,就在瓦缝里飘浮、游荡;雨也可以从瓦片上掠过,稀稀疏疏、密密匝匝、或者隐隐约约、或清清楚楚地袭来,那种只有金属才可以发出来的声音,就在一片一片瓦片上响起来,轻柔,或者激越。敲醒了岁月,也沉醉了屋子里的人。
  有时候,我会坐在山坡,看着阳光一点一点漫过来。一垄一垄的瓦,明了,又暗了。分不清是阳光在流动,还是那些灰瓦片,在光阴里,慢慢行走。灰瓦片,一层层叠压着,像一个个叠在一起的日子,在阳光下,都清晰显露出来,让我慢慢阅读。瓦楞草在阳光里挥洒出迷人的光线,似乎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光亮从瓦片的缝隙钻进去,唤醒了仍在梦中的鸟儿,它们在明媚的阳光里,拍着温暖的翅膀,呼啦啦飞起来,搅乱了一房顶的光影。
  阳光移过来,也照在我的身上。村子里大片大片的灰色屋顶,都沐在早晨的阳光下,像一幅暖洋洋的老照片。老房子的屋顶上,瓦片都陈旧了,生出了许多纤细的草,伶仃的小树,偶尔还会看见几朵摇曳的花,也都被镀上一层橘红,十分迷人。家家户户的烟囱,冒出缕缕炊烟,弥漫在房顶的上空。灰色的瓦片,更加绰约了。在我的眼里,每一家房顶的灰瓦片,都在讲述着故事。
  我更喜欢把它当做一部书来读。打开来的书页,袒露在一片灿烂的阳光底下。阳光从早到晚,一行行翻阅,一字字琢磨,春风、夏雨、秋霜、冬雪……被阳光,明了,又暗了;暖了,又凉了。袒呈在风里,雨里。风雨一阵阵袭来,将那风雨故事,积淀在厚厚的书页里,铭刻进一个个秦篆汉隶中,清晰,模糊,模糊了,又清晰。一片一片瓦,就是一个个沉甸甸的文字,记载了一段岁月的风风雨雨,也记载着一个家庭的喜怒哀乐,艰辛与富足。有时候,我会痴迷于那横纵成行的字符。那种青灰的色彩,足够凝重,足够丰厚。书页翻不动,岁月也不会回到过去,我们却可以从那一片片青灰色的瓦上,咀嚼岁月的苍凉,怀想往昔的分量。
  瓦片坚硬,却抵不住岁月的坚硬。
  瓦片的颜色深了,淡了;瓦片的分量,重了,轻了;瓦片的棱角,渐渐磨损。有些纯度不够的瓦片,在岁月行走的脚步里,开裂、破碎,破坏了一房顶的美感与韵律;岁月,变得残缺不全;日子,也阴晴不定。
  碎了的瓦片,漏风、漏雨、也漏了一段平静日子。
  风袭着雨泼洒在瓦片上,雨从那破碎的瓦片渗漏下去。一滴、两滴、三滴……雨点终于寻到了瓦片的破绽,放肆地顺着泥土钻下去,在屋子里一圈一圈画着圆,晕染着发黄的图案。一瓦破碎,全房顶的瓦片,似乎荡然无存。男主人一边诅咒着这该死的天气,一边搬来梯子,爬上房顶,将那破碎的瓦片捡拾起来,扔到泥水里。破碎的瓦片瞬间就被泥水淹没。
  来自于泥土,最终,又归于泥土。
  脱离了泥土的瓦片,却从不拒绝尘土的拜访。一粒粒的尘埃,随风飘来,落进瓦片温暖的怀抱。经年累月,片片瓦片的缝隙间,沉淀出一片泥土。
  瓦与泥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有草籽随风飘落,有树木的种子被空中的鸟儿,遗失,跌落下来。这些草籽、树种、山花的种子,在高高的房顶,在一垄一垄的灰瓦片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草籽、树木的种子发芽、生长、长大。一片绿意在青灰色的瓦上蔓延,明亮。
  灰瓦片,一片挨一片,一片扣一片,环环相扣,片片相依。覆盖在千家万户的房顶上,遮蔽着风风雨雨,护佑着屋檐下那些平静的日子。鸟儿飞来,在瓦片底下寻找到了安全与温暖,叽叽喳喳,在那里生儿育女,繁衍生息。一窝鸟儿飞走了,又有几窝鸟儿在瓦片底下找到了自己的家。鸟儿起起落落,翩翩然然,一房瓦片成了鸟儿的乐园。
  冷峻、坚硬的灰瓦片啊,终于没有失掉泥土的仁厚,承载着岁月,也托举着生命。
  
  2、小轩窗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中学读书的时候,读苏轼《江城子》里的这句,总会引出许多遐思。
  轩,在古代应该就是指窗户或门,杜甫《夏夜叹》中就有“开轩纳微凉”之句。“小轩窗,正梳妆。”苏轼在中为我们展示一幅画面:在那精致的小窗前,有一美妇人,临窗对镜,精心梳妆打扮。精美的窗棂,柔美的长发,一刚一柔,一静一动,唯美而温馨。
  人美,窗子,自然也很美。
  北方山里人家的窗子,自然不会有那么多情画意。然而家家户户那种朴素的木窗,配以古拙的雕饰,糊上一层洁白的窗户纸,一窗一棂,充满了许多意趣。
  因为古老,也因为闭塞,小山村家家户户的窗子,门扉,大都保留着原始的质朴、古拙,在漫长的岁月里,散发出浓浓的古典气息。
  北方的冬天寒冷,许多人家的窗户都开得很小。只有那些家境比较殷实的,在建造新房的时候,才将窗户开得很大、很宽。一般来说,木制的窗户,分为上下两扇,或者左右对开。无论是上下开,还是左右对开,窗扇都是用结实的木料,制作出各种各样的窗棂,雕饰出很多不同的图案。在窗棂上糊一层雪白的窗户纸,阳光透过来,没有玻璃窗那么明亮刺眼,朦朦胧胧,却别有一番风韵。
  爷爷家的房子很老,窗子就是上下两扇。这种窗子的做法是比较古老的。上面一扇是可以活动的,夏天热的时候,就将窗子推起,用一根木棍支起来。既可以通风,还可以遮蔽直射进来的阳光。躺在炕上,有凉爽的风吹拂,阳光却照射不到,你不由得会感叹古人的聪明与智慧。下面一扇,一般是不活动的。需要的时候,也是可以卸下来,机关就在窗户框上。窗扇的两端各有一个“窗轴”门框相对应的两边有“凹槽”,安窗扇的时候,窗轴正好扣在凹槽上,偏不得,倚不得。那是整个窗子的中枢。上面的“窗轴”是活动的,推起来,落下去,一推一落,日子就悄悄溜走了。下面的“窗轴”是用来固定的,对准窗户框的“凹槽”向下一按,下面的窗扇就固定住了,纹丝不动,严丝合缝。那个时候,山村木匠的手艺如何,看他制作的窗子,就能看出一个究竟来。
  爷爷家的窗子制作不是很复杂,也没有什么精致的雕饰,细细的木条将窗扇分割成许多方方正正的格子,横竖成行,疏密有致。窗扇的正中间,是一个大一点的格子,那是一扇窗的中心了。就像人的眼睛,因为有了这个大的方格,一扇窗子的小方格,于单调中有了变化,呆板里现出了生动。一扇由木格子分割出来的窗子,一下子豁亮起来,艺术起来。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变,却蕴含着那些木匠们匠心之所在。
  我最喜欢冬天坐在爷爷的热炕头上,看着阳光一点点照过来。先是有那么一抹微微的光,从窗子的东边一点点渗过来,像一只温暖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擦拭。夜里挂在窗户纸上一层薄薄的霜,在小手轻轻摩挲下,渐渐消退,露出更加明亮的阳光。屋子里一点点亮了,窗户上那些方格,变戏法似的,印在窗台、炕席上,一点一点移动。把手伸出来,放在炕上,看见阳光落在手背,格子的影子也跟过来。火炕是热的,阳光是暖的,心里,也被温暖填满了。
  一会儿,阳光就全上了窗子,那些变了形的光影,就落在炕上、地下、有的还爬上了柜子上几个青花瓷掸瓶上。屋子亮了,光线却很柔和,被那层薄薄的窗户纸过滤了,影影绰绰,映照出一种很美的意境。
  唐孟浩然有《同王九题就师山房》诗:“轩窗避炎暑,翰墨动新文。”我却是在冬天的轩窗里面,没有笔墨,享受冬天阳光的温暖与美好,同样感觉到了小轩窗创造出来的光与影的美妙。
  守着一扇小轩窗,在交错的光影里独坐,看着那只猫在屋子里跳来跳去,追逐着那些不断变幻的光影,我感觉自己坐进了一个具有古典美的光影世界里。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精华:落叶半床

上一篇: 《 悲情司马迁

下一篇: 《 何时练得风华骨 独配天涯归去来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氤氲了时光的灰瓦片,古朴温情的小轩窗,有一种情绪缓缓流淌,于是我们的记忆和那些带着感情色彩的文字一起徜徉起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网站地图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直营网 联发彩票总代理直营网 冠军彩票app下载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sunbet简介 澳门赌场登入 申博在线体育投注
快乐彩票斯洛伐克5分彩 山东银河开户 云顶娱乐在线游戏登入 千亿直营网
大运彩票平台直营网 华夏娱乐平台登录直营网 联发彩票网网站直营网 大运彩票网直营网
华夏彩票游戏直营网 华夏彩票平台是骗局吗直营网 大运彩票怎么登录直营网 大运彩票官网登录直营网
777sbib.com 777sbmsc.com 122TGP.COM 98jbs.com 688BBIN.COM
778jbs.com 87XTD.COM 638PT.COM 877TGP.COM 99sbsg.com
88TGP.COM 261SUN.COM 777TGP.COM DC815.COM 5TGP.COM
1112931.COM XSB163.COM 777xsb.com 217SUN.COM 1777DZ.COM